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頭條新聞
歐陽自遠:國家的重大需求培育我成長
發布時間:2019-08-20
45年的前期准备和论证,15年的探索……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国月球探测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系列论坛第一场论坛现场向大家讲述了中国探月工程和深空探测走过的不凡之路。“国家的重大需求,就是我们的奋斗使命。”他表示,科技报国是一代又一代新中国科技工作者传承的使命,新时代全国9100万科技工作者要加倍努力,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而不懈奋斗。
 

 
各位觀衆朋友、各位網友,大家好!我講的題目是《國家的重大需求培育我成長》。
1952年我高中畢業,正在思考和選擇未來的專業方向。當時國家提出:我們將要建設一個工業化的國家,最缺的是礦産資源和能源。國家號召:“年輕的學子們,你們要去喚醒沈睡的高山,讓它們獻出無盡的寶藏。”我被這一句話深深打動了,下決心一定報考地質!去找礦!一定要爲我們國家的工業化添磚加瓦。
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選擇。作爲家中的獨子,長期的戰亂環境和流離失所的生活,父母都希望我學醫,傳承家業,當一名醫生,以後過一個穩定的衣食不愁的小康生活。但我違背了他們的意願,但他們還是尊重和支持我自己的理想。
1952年我被录取在刚刚成立的北京地质学院矿产勘探系。经过4年的学习,对于找矿勘探和地球科学打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1957年学校动员我参加全国第一次副博士研究生统考,我被录取在中國科學院地质研究所从事长江中下游铁、铜矿床成因与找矿方向研究。我觉得作为一位找矿者自豪,能为自己的祖国作出一些贡献。
但就在1957年,蘇聯發射了第一個人造地球衛星,拉開了人類空間時代的帷幕,這給了我極大的震撼。我們找礦探礦,像一只小螞蟻,在地球上爬來爬去,效率太低。如果用人造衛星找礦,很快就調查得比較清楚了。人造地球衛星對人類社會的科技進步、經濟發展和提高人們生活質量一定會發揮巨大的作用。但沒有想到,就在第二年,1958年,美國和蘇聯這兩個超級大國,爲了空間霸權的競爭和冷戰的需要,他們開始月球探測,展開了一場最激烈的經濟、科技和軍事的競爭。當時我們年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不到10年,百廢待興,一窮二白。但是我也堅信,中國一定會走進空間時代。我們年輕人能不能爲迎接中國空間時代的到來,做一些科學上的准備,讓中國空間時代到來快一些、更順當一些?
所以從1958年開始,我一方面系統分析研究美國蘇聯兩國探測月球的計劃、方案、目標、實施步驟和各種探測成果;緊密結合我們中國的實際,中國假如要去做應該怎麽做啊?也思考一下我們中國要開展月球探測應該采取一種什麽樣的戰略,應該制定一個長遠的規劃。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人家都搞到天上去了,都做天上的東西,我們中國沒有辦法,我們得不到月球火星的樣品,但是天上會掉下東西來,我下決心做各種地外物質的研究,當時中國沒有人研究這個領域,那也沒有關系,我們開始搞吧。
所以我們我就收集降落在中國的各類隕石,因爲隕石是研究太陽系的窗口,是我們八大行星組成的原始物質,要從根上研究它,我也進行實驗室的研究;利用高空科學氣球收集平流層的宇宙塵埃,進行實驗室的系統研究,這樣一步一步在中國建立起相關的實驗室,也培養了一批從事隕石學、天體化學、月球科學和行星科學的科學隊伍,我們就可以不斷發表這個領域的文章和出版書籍。
1976年,中国降落了一次世界规模最大的吉林陨石雨,中國科學院和各高校组成由我负责的联合科学考察队。经过精细的考察和研究,我们发表了100多篇研究论文和两本专著,已经成为国际上陨石研究的典范。1978年5月,美国卡特总统派他的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访问中国,他代表卡特总统送给中国一块1克重的月球岩石。中办通知我们去领取样品并负责研究。我想我们全部研究工作只需要绿豆大小,只要0.5克样品就够了,我组织了全国相关的实验室4个月内对这块小石头进行了深入研究。确证是阿波罗-17宇航员采集的70017-291号样品,是一种高钛月的海玄武岩,我们很快发表了14篇研究论文。另外还剩下的0.5克送给北京天文馆,请他们向公众展出。
從1958年開始涉及這個領域,到1993年,我們經曆了35年的前期准備,當時我們國家的載人航天也立項了,我們認爲中國有能力去開展月球探測,請求國家組織專家評審論證。國家要求我們首先論證的是“中國開展月球探測的必要性與可行性研究”,後來專家委員會的結論是非常有必要,完全有可能。相繼國家要求我們開展研究我們中國探月的發展戰略與長遠規劃研究,後來專家委員會的意見,完全可以按照這個非常接合國情的步驟和戰略去發展,最後國家要求我們,我們中國首次月球探測的科學目標、載荷配置和可實現性研究。從1994年至2003年,經過專家曆次論證,都得到各個專家委員會的一致同意和支持。整個論證過程又經曆了整整10年。
2003年在國防科工委的領導下,組織全國航天力量,由孫家棟和我來負責編寫“中國首次月球探測立項報告”,2004年1月24日,大年初二,國務院批准了我們的第一期繞月探測立項,並正式命名爲“嫦娥工程”,我被任命爲中國月球探測工程科學應用首席科學家。
中國的月球探測工程相繼成功發射了嫦娥1號,嫦娥2號繞月探測,嫦娥3號和嫦娥4號實施月球正面和月球背面的落月探測,取得了一系列創新性探測成果,在一部分領域處于國際領先的成果。我們下一步還要完成月球取樣返回,我們要飛得更遠,去探測火星、木星和木星系統、小行星和彗星以及進行行星際的穿越探測和建設月球科研基地。我們中國已經進入了深空探測的新時代。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还承担过一项特别重大的任务,由于我在中国科技大学进修核物理一年,在中國科學院原子能研究所做实验半年,当时国防科委的领导找我谈话,通知我要承担一项国家的重大任务,”根据你学习的基础,希望你承担一项任务,中国地下核试验区要选择一个地方做,选场。第二,地下核试验的过程和影响,你们要做模拟实验。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地下核试验以后,放射性物质不能泄漏更不能污染当地的地下水,不然我们将成为历史的罪人。”这样艰巨的任务,我们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从1964-1967年,我们选定的地下核试验场通过论证成功,各项实验取得丰硕成果,防止各种放射性污染的措施也十分有效,提交了十几份研究技术报告,经1969年中国的第一次地下核试验验证得到圆满成功!
“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科技創新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我覺得做好科學研究是我的天職,提高廣大公衆的科學素質也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所以我自己有一個統計,從2008年至2018年11年的系統記錄:11年來,我一共進行了對各類型公衆的科普報告617場,11年的現場聽衆35.3萬人;平均每年舉行的科普演講報告56場,平均每年的現場聽衆3.2萬多人。有些科普報告與新媒體相結合,一場報告的網上聽衆約20萬—80萬人次。這些年我一共撰寫和主編的科普書籍12部,撰寫和媒體采訪的科普文章300多篇。
我自己感到很幸运!是国家的重大需求引导和培育我成长,也塑造了我的人生,我内心充满了感恩的情怀,感谢我们伟大的祖国! 我虽然已经84岁了,但我还会加倍努力,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建设科技强国作出贡献。 我们要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上下求索,践行梦想! 谢谢大家!
 
來源:新華網
原文鏈接:http://www.xinhuanet.com/talking/2019-08/19/c_1210247730.htm